千橡就是要做成历史悠久的酱油厂

写字楼网-ddzxzl-com 455 0

    刘健至今记得1998年夏天他和陈一舟相遇时的情景:“我到斯坦福入学当天就认识他了。我穿得一本正经,骑了个自行车去买书,他也来买书,但他是穿着短裤,开着一个小红车。我们排队时攀谈起来,他比我高一届,同在商学院,他就跟我说他有很多书,买书可以找他。后来他真的把他的书卖给我,还把他的车也卖给了我。他在1999年没毕业的时候就开始做ChinaRen,我又成了他的天使投资人。”

  从巧遇到事业伙伴,2005年8月,千橡收购了刘健创办的UUME,刘健成为千橡集团的首席运营官,与陈一舟一起打造中国“下一代最大的多媒体娱乐互动传输平台”——千橡互动集团。

  《商务周刊》:千橡自称自己是Web2.0的No.1,你们为什么敢于这么宣称?

  刘健:千橡是2002年秋天陈一舟回国创办的。我们现在做到了中国的几个第一:Web2.0是目前在美国在全世界都很火的一个东西,我们在web2.0领域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第一。我们有一个猫扑网,被称为中国的My Space。我们最近收购了主要面对大学生的5Q网,在中国的大学校园市场,我们也做到了第一,非常稳定的第一。5Q的前身叫5Q ZONE,是武汉的大学生创办的BT下载站,非常类似美国的Facebook,那是由哈佛的几个学生做的,非常火,做了两年20亿美金要被收购。第三个在美国比较火的东西是我的一个同班同学投资的一家叫Youtube的网站,由用户自己上传小视频,每天能够达到4000万个浏览量。这个领域我们也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,去年夏天,千橡收购了UUME,这就是中国的Youtube。

千橡就是要做成历史悠久的酱油厂-第1张图片-叠叠租写字楼网

  今年年初,我们收购了Donews,这基本上是中国的C-Net的概念。我们还有一个DODO加速下载器,是美国BT的概念,基本上也是中国差不多最大的前两家。然后我们还有一个WOWAR,是中国网游玩家的社区,是中国前两位的网游社区,这基本上是美国X-WIRE的概念。然后我们最近推出了人人网,是一个本地分类广告的网站,类似美国的Craigslist,刚推出在alexa排名已经到了500多位,成长相当相当快,所以人人网也是我们Web2.0领域最新的旗舰产品。

  这样的矩阵就奠定了我们在中国领域Web2.0中No.1的地位,目前销售模式主要是靠广告。我从两年前开始卖广告,今年在中国互联网广告销售额的排名已经在前六七名,成长非常非常快。

  除了Web2.0,我们第二块的资产是无线领域。我们也做到了领先地位,除了几家上市的公司TOM、新浪、空中网,差不多就是我们了。我们还有一块内容是宽带,宽带除了有些流媒体、小视频之外,我们也有电影下载。

  《商务周刊》:在Web2.0领域,你们的几个网站都参照了相应的美国榜样,它们可以在中国成长起来吗?

  刘健:应该说中国的Web2.0还是在本土自己成长起来的。举例来说,美国的My Space是在2003年年中开始做的,那个时候,猫扑作为一个独立的网站已经存在好几年。猫扑的演变并不是说因为我们有了很伟大的想法,而是随着中国市场的发展和用户自己的要求发展起来的。比如说过去的论坛发展到一定阶段,用户就有上传照片、视频的要求,就出现了Flicker、Youtube这样的概念,包括猫扑从最先的论坛演变到最后My Space的模式,实际上都是大势所趋。当然也不否认我们对用户做的一些引导,看到美国一些比较先进的东西我们自己主动地去做一些尝试,尝试的结果是相当成功的。比如像5Q校园网。

  至于能否在中国成长的问题,我认为,一个板车停在那里,你让它开始动,就必须依靠外力,而且一开始肯定是比较费力的。从互联网来讲,中国市场很多地方都是软土,就更不容易推起来。但是如果这个东西是有生命力的,它会形成自己的斜坡,会越滚越快。我们5Q在校园做推广的时候发过鸡腿,但我们现在已经不发鸡腿了,而且学生们都在考试,可是我们的人数照样在增长,而且增长很快。

  《商务周刊》:千橡的管理团队有Web1.0创业的经验,你觉得与第一次创业相比,这次有什么不一样?

  刘健:大家做事情更务实了。陈一舟作ChinaRen的时候,也得到了高盛1000多万美金的融资。但拿到钱后做法就是砸出去,大家都不太清楚未来是否有人来做广告,有人来买单,目标只有一个,把每分钱都砸出去。比如在大学巡展,搞了一个“养你一辈子”的活动,把你每个月要吃的大米折换成钱给你。ChinaRen拿到投资后,很快从3个人做到了300个人,而且七八年前他们给的工资比现在还高。当时比较狂热,没有什么管理经验。我们现在就比较务实了,拿到的4800万美金,钱早就到账了,但目前基本上还没用呢。

  《商务周刊》:一直有千橡今年要上市的传言,是真的吗?

  刘健:我们现在还不着急上市,有可能是明年,但如果明年不上市也无所谓。我们不着急。我们现在不缺投资,而且我们是赢利的,我们最终还是要把业务做实。还有我们的投资商也不着急退出,我们最终选择GA,就是因为他们不是短视的投资人,它平均在一个公司里面待的时间是8—10年,它愿意跟着公司一步一步成长。这是我们非常看重的。

  《商务周刊》:千橡的矩阵搭建完了吗?你们还要收购吗?

  刘健:还在搭建呢。在未来的1—2年内,5Q将大发展。我们的UUME 要做中国的Youtube,才只做了一个星期。千橡希望把所有用户搜罗到我们这里,只要进来就出不去了。互联网已经渗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,这一点我毋庸置疑。三周前,我和陈一舟去参加美国的互联网高峰论坛。组委会做了三组论坛,第一组是各种背景的小孩,6—15岁的,第二组是16—20岁的年轻人,第三组是他们的家长,大概40多岁。主持人问:你们一天花多少时间上网?前面两组人花的时间3—12小时不等。以前的孩子是伴随电视机长大的,所以广告商都在电视上做广告,现在的孩子不看电视了,他的时间都在网上聊天打游戏。前两组人中100%上My Space,75%上Facebook,有大概20%人用Facebook,30%的人听说过或正在用Youtube。

  这就是现在这些孩子在干什么,我们的矩阵也就要朝这个方向发展。我们希望当这群小孩上网有一个需求的时候,我们的矩阵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。他们聊天,可以用我们的聊天工具;他们要发照片,想看视频,我们有地方给他发照片、看视频。他想交友,想跟大学同学联络,我们有可以交友、联络的地方。千橡希望创造一个地方,可以满足他方方面面的愿望。当然,如果他有100种愿望,我希望千橡能够满足他前20种,这20种愿望就可以给我带来80%的收入,这就够了。

  《商务周刊》:千橡目前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  刘健:最大的困难当然是发展的问题。现在很多公司都比较浮躁,做一个事情融来一大笔钱,然后卖掉,最好两年内卖掉,一年内卖掉更好。如果千橡安于现状不求发展,那现在就很好了,我们不需要扩大招人到处奔波,到处融资和业界的人聊,去做项目去做收购,我们就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了。我们现在最大的难点是如何保持公司现在这种非常迅猛增长的势头,不仅仅保持一年两年,甚至更长,能够做成百年老店,这是我们最大的挑战,是我们公司每个领导的最大挑战。陈一舟前一段去湖南发现有个酱油厂,做了30年酱油,现在产品遍布中国各地。他感慨很深,千橡就是要做成这样历史悠久的酱油厂。

文章来源:商务周刊

发布评论 0条评论)

  • Refresh code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